第1202章 鱼哥的友情和爱情_北派盗墓笔记
泡泡小说网 > 北派盗墓笔记 > 第1202章 鱼哥的友情和爱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02章 鱼哥的友情和爱情

  第1202章鱼哥的友情和爱情

  鱼哥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,此刻眼中竟隐约有了水汽,他道:“云峰,你是我鱼文斌这辈子最好的兄弟,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可以把后背交给彼此,但你这样对我而言不公平,太自私了。”

  我缓缓低下了头。

  豆芽仔在旁说:“是啊峰子,你这样的想法是有点自私了,鱼哥是自由身,他并没有把命卖给我们啊,那鱼哥想干什么都是自己的事儿,我们作为朋友都无权干涉,今晚这事儿我一开始就说肯定不行,我劝你别整,你不听!非要整!”

  鱼哥转身回屋,砰的带上了门!

  豆芽仔小声冲我说:“峰子你别慌,咱们这么做归根结底也是为了鱼哥好是吧?咱们的出发点是好的,你先回去,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,我去劝一劝鱼哥!”

  随后豆芽仔也进了屋,此时彤彤叹了一声道:“老板,玩脱了吧?事情没办成我就不要那八万八了,你把我来的油钱报一下,另外我这算受了工伤,就给我两万块钱意思一下行吗?”

  “我明天把钱给赛西施,她会转给你。”说完我转身离开。

  彤彤追上来冲我说:“心情不好?要不要我陪你喝点儿?看在老板你这么大方的份上单独陪酒就算免费了,当然,你喝多了想下下火儿的话,那我还是要照常收费。”

  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。

  夜已深,周边的小区和平房全黑着灯,我独自漫步在淳安街上,看到一家小饭馆还开着门,我进去要了一个菜,一瓶白酒。

  菜一筷子都没动,我一口气喝干了一瓶二锅头,豆芽仔说的是对的。

  我错了,鱼哥不是免费保镖,我他妈的有什么权利让他放弃他的幸福生活去跟着我们亡命江湖?

  是钱?

  鱼哥根本不爱钱,他一向把钱看的轻,他对金钱的观念是够花就行了。

  还是名?

  也不是,跟着一帮下九门盗墓贼混能有什么名?要是想要名,他靠自己一身功夫很简单的事儿。

  “老板,麻烦在拿一瓶二锅头。”

  “呦,小兄弟你这是海量,这酒泛后劲儿,你可悠着点儿。”

  我大声道:“你这酒跟我们东北八十度的烧刀子比起来屁都不是!淡的跟白水一样!”

  老板擦了擦桌子,笑着摇头进了后厨。

  我刚要倒酒,突然被一只大手挡住了。

  我抬头一看,竟然是面无表情的鱼哥,豆芽仔和彤彤也找来了。

  豆芽仔扯着嗓子大喊:“老板过来!加菜!这顿我请客!”

  “在加点啥啊?”老板出来问。

  豆芽仔随手翻看着破旧的菜单,皱眉说道:“给整三两炸花生米,在整个酸辣土豆丝儿吧,炒软乎,多放干辣椒,这天儿冷。”

  “还要什么?剁椒鱼头要不要来一个?”

  “鱼头.那太腻了,我们晚上都吃过了,吃点利口清淡的就行了。”豆芽仔说。

  酒倒满,豆芽仔举杯笑着说:“鱼哥,这是我今年第一次请客吃饭,给个面子。”

  鱼哥端起了酒杯,先和豆芽仔碰了一下杯,又和我碰了一下杯。

  一口酒下肚,刚才我觉得这酒太淡了,没滋味,现在又觉得这酒有点烧心。

  我开口道:“鱼哥我跟你道歉,我不该干涉你私生活,我祝福你和阿春的爱情能有好结果,如果将来某天你和阿春结婚了,你想退出过安稳日子,那我一定给你们包个大红包。”

  鱼哥眼眶微红,他拍了拍我肩膀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  鱼哥说:“云峰,芽仔,我们是最好的兄弟,以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,阿春她影响不了我们之间这么些年积攒下来的兄弟情,我今天就透个底给你,除非哪天把头亲口说解散,否则我鱼文斌不会离开。”

  豆芽仔一拍桌子道:“痛快鱼哥!那我陆子明也借此机会表个态!只要把头不撵我!我永远不退出!我们几个就代表咱们北派在创辉煌!哈哈!”

  作为外人的彤彤貌似也不怎么生气了,她额头上有些淤青,她手支着下巴问:“我好奇你们几个到底是干什么的?北派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豆芽仔瞪眼道:“是修脚的!北派修脚和南派修脚你难道没听说过?”

  彤彤撇嘴:“你糊弄鬼呢,不告诉我也没关系,回头我问西施姐去。”

  豆芽仔又开玩笑说道:“美女你可别害怕,待会儿我们哥三要是喝多了”

  “你们喝多了能把我怎样?”

  彤彤轻蔑道:“不是我看不起各位,你们要是有那胆子,我在这里就敢脱了衣服,摆好姿势,你们敢吗?”

  看我们三不吭声,她拿了我一根烟,点着后冲我说道:“看来西施姐说的一点没错,你真是奇怪的男人。”

  “你别听赛西施她瞎胡说,我哪里奇怪了?”

  看我像生了气,她立即道歉。

  豆芽仔夹了一筷子土豆丝,随口问:“美女你是不是下九门的?”

  “听不懂,什么下九门?”

  “就是凤门红门红手绢,八仙庵采水兰花门那种啊!”

  我敲了敲碗,示意豆芽仔别在聊这些,彤彤连北派是什么都不知道,肯定不是江湖道上的。

  没想到豆芽仔的话引起了她的兴趣,她一直问我们凤门红门兰花门的事儿。

  我道:“这里头的门派细分关系很复杂,一时不会理不清,想了解的话你记住这八个字就行了。”

  “盗、蛊、销、凤、千、巫、戏、杀,你和赛西施都属于“凤”这个大门,记住了没?”

  她疑惑问道:“意思是卖身就是凤门的喽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我耐心解释:“凤门只是一个统称,就像你们大学里说是多少多少级的学生,这底下它还分着各个班级,各个不同的专业一样。”

  这时鱼哥说:“云峰,我觉得彤彤和赛西施这种是不是应该划分到凤门下的采水门中?”

  我认真想了想,点头:“没错鱼哥,她们干这种就是属于采水门。”

  彤彤不耐烦摆手道:“听你们说这门那门的!简直复杂的要死!要我说干脆统一叫玉门最合适!”

  “玉门?为什么?”

  她眼神狡黠的吐了下舌头,笑道:“汉家未得燕支山,征戍年年沙朔间,塞下长驱汗血马,扬鞭直入玉门关。”

  我听后愣了几秒钟,随后鼓掌说妙。

  彤彤真不愧那诸暨第一才女的名号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p10.org。泡泡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pp10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